冷茶

嗯,半夜好。

10.18  04:09

头疼,从眼睛到太阳穴,从太阳穴到后脑勺,乃至于我的身体都困乏无力。

完全不想睡觉。

离天亮还有两三个小时,为什么我还没有睡着,天能不能晚点亮,我想长眠不醒,我想一睡不起,我想让外界一切都犹如过眼云烟,我想沉浸于黑暗之中和美梦作伴。

还有两个多月就是第六个春天了。

希望我会越来越好。

【all翔】藤蔓

☆叶翔前提出轨设定,不喜左上角退出
☆我流叶翔,人设非常崩
☆王杰希前男友设定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小短文

  孙翔打开停在路边的车门,自然的坐了进去,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

  车里的车灯并没有打开,但孙翔的笑容还是因为对面人的注视停顿了一下,随即带着点无奈的笑意:“……好吧,不能真做,叶修还在楼上睡觉呢。”

  逼耸的空间让孙翔只能紧贴着男人的腿,男人注视着孙翔金色的头发,目光沉甸甸的刻在孙翔身上,不知想到了什么重重的闭上了眼,喉结上下滚动,手按在柔软的发丝上起伏。

  ……

  咽下嘴里的精液,孙翔坐回副驾驶的位子:“说了多少遍你该换车了王杰希,每次给你口都感觉骨头要废了。”孙翔点了一根烟,和对面的男人交换了一个带着精液和烟丝味道的吻 。

  王杰希并不接话,只递给孙翔一个袋子:“你之前的东西。”

  孙翔笑嘻嘻的接过手提袋,在男人侧脸上亲了一下:“谢谢啦~爱你嘻嘻。”

  王杰希目不斜视的提醒:“你该走了。”

  转身下车,在车外伸了个懒腰,对身后的车摆了摆手,孙翔抬脚上楼,没去看车里注视着他的人,笑眯眯的对楼梯上的叶修飞了个吻:“怎么出来了?”

  “……有点担心你。”

  脸上的笑意加深,亲了亲叶修的唇角:“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严了,孙翔也不生气,大大方方的和人缠绵。

  “只是拿了之前落在王杰希家的东西,好了回家了,这么晚,睡觉吧。”

  ……“嗯。”

  ……

  叶修在孙翔接电话的时候就睁开了眼,在孙翔出去后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才穿上衣服出门。

  凌晨的夜有点冷,也很黑。叶修却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车子,那车他知道是谁的。专注的看了十几分钟,叶修抓着栏杆的手有些泛白,他看见车窗里伸出了一只手,夹着烟,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孙翔的发顶,叶修看着他抽完了一根烟,一次也没抬过头。

  他看见孙翔拿着手提袋下车,也看见王杰希往上看的一眼和嘴边微弱又清晰的笑意,他好像又什么也没看到,在孙翔和他对视的时候露出一个笑,他听见自己在和孙翔说话,又忘了自己说过什么,只记得和那个人极致缠绵的一个吻。

  有点冰,有点苦。带着烟丝苦涩的,带着腥气的味道的吻。

  栏杆上有点湿。风经过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大概就是翔翔刚和叶修交往从王杰希家搬出来的第一天,然后翔翔把一些东西故意扔在大眼家等他送,心机翔get√
  

爬墙咕断腿写叶翔,希望我的朋友们手下留情打人不要打脸,溜了溜了

[澜→夜←巍]夜夜笙歌(3)R18

搭嘎好我肥来了!
这章是车,可单看
阅文预警,澜夜车,赵云澜X夜尊,雷者勿入,车走评论。
忘了这章没有巍夜,刚把tag去了,阅读愉快~♡

[巍→夜←澜]夜夜笙歌(2)

ooc预警,两攻一受预警,攻控雷区预警,能接受就点吧。

  夜尊被拉入天柱的时候还是很悲观的,重来一次他明明没被贼首抓走,也觉醒了异能,但还是被拉了进去,夜尊差点就崩溃了,想起上辈子没有光,没有人影的几乎要把他逼疯的一万年,夜尊表示瑟瑟发抖并缩进了沈巍怀里。

  …………

  然并卵,他倒是想扑,但是他现在碰不到。

  重来一次很多事情都想通了,比如说他哥也不是不在意他,就是没有那么在意罢了,毕竟沈巍从一开始就是厌恶鬼族的,而上辈子对沈巍的恨,也只是因为沈巍没那么在意他,现在他想开了,平白无故的,沈巍为什么要在意一个人呢,他连他自己都厌恶,更别说跟他同出一族又相貌相同的夜尊了。

  夜尊这么想着,面上也没表现出分毫,他给他哥弄了个让他沉睡的异能,顺带给自己也弄了个,给天柱旁边布上他吞噬的异能,就心大的躺那睡觉了。

  ……

  夜尊再次醒来的时候,体内的能量已经增加了不少,顺手撤了吞噬的阵法,就发现他哥已经醒了几年了,现在是地星的领袖,夜尊不知道第几次默默的叹了口气,暴力执法真的不行啊。

  面无表情的翻了个白眼,听着天柱前面第n次来诉苦的烛九,开启忽悠大法,顺带让人小孩觉醒了黑能量,劝了一下小孩儿让他不要仇恨世界,顺带安安分分的听着这些年他哥都干了点儿啥,然后就又睡到了他哥来天柱。

  他哥跟他说他要去地上当教授了,说感觉到赵云澜了,夜尊在柱子里有点喘不上来气,决定不听他哥情深似海的内心独白,化了个人身就去地上了。

  夜尊想了想两次人生还没破处有点对不起自己,反正他哥这辈子也不可能碰他了,于是就毫无心理压力的去了gay吧,当然,他不要脸他哥还是要脸的,给自己带了张面具,他可不想让他哥当教授之后被人说去gay吧打炮,他又不是活腻了。




      下章开车,溜了。

      现在是九月八日早晨的五点十八分,我还是没有睡着。

      这是我失眠的第四个晚上,我现在眼睛很疼,头也很疼,从太阳穴到后脑勺都很疼,全身乏力,情绪很暴躁,想法很极端。

      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想拿一把刀戳死别人,或者我自己。

      很想哭。哭不出来。

      我觉得我的脑子好像要炸了,并且它跟我的身体好像已经被切割开来了。

      一闭上眼睛就冒白光,我现在只想尖叫和骂人。

      第五年它还是没走。

【澜巍夜3p预警】夜夜笙歌(1)

点我看梗
☆重度ooc预警
☆两攻一受预警,攻控就慎点叭……
☆嗯,这个梗就能看出来我很黄暴

当夜尊被拉进天柱的时候,内心是懵逼的,甚至还带了一丝绝望。

类似于:“这他妈what  are  you  弄撒嘞?的心情,仿佛脑子里有一万只羊驼飞奔而过,内心无语问苍天,你他妈搞个毛线团团哦,重来一次还他妈让我当个菜苗从地里长出来?不仅很悲伤甚至还有点想哭,嘤嘤嘤。”

夜尊坐在天柱里开始反思自己,他觉得他重生以来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他已经做好准备走上人生巅峰出任海星鉴局长迎娶美少年了(……想太多),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夜尊深深地震惊了。

这简直就和一个囚徒做好准备出狱狂欢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你加刑了一样,比这还懵逼,他都已经准备好迎接另一种人生了结果告诉他这部戏的剧本和上一部一样。太惨了,实名心疼自己。

然后夜尊又想到了一件事,接下来这一万年,他要怎么过?

……

……

……

槽!!!哥哥在土里赵云澜还没生出来连地星人都被摆、平、了 !这也太苦逼了吧!!!不仅想哭,还准备哭他娘的一万年。

人生也太灰暗了叭。(叼烟.jpg)

悲伤完了,夜尊要准备开始思考正事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来自命运对他的眷顾!(沈巍:滚。)

然后夜尊就和他哥成功会师了,夜尊:“哥,我好害怕呜呜呜,我还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我好难过……”

沈.哄孩子.巍:“没事了,不哭啊夜夜,哥哥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来的。”

夜尊:“呜呜呜,我真的好害怕嘤嘤嘤,哥哥你陪着我好不好?”

沈.被套路.巍:“好,你说什么哥哥都听你的。”

夜尊: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我: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不如,你就叫做沈菜苗吧。

面&巍:……

我:你们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吗?都是在土里(地下)长了一万年的破土而出的,菜苗多合适啊对不对?土生土长本地人嘛。

巍&面:……




我为什么不写巍巍没进土里的原因呢,因为我特喵的镇魂还没看到这里,哭辽,真的很惨,评论求一个镇魂全集。

各圈太太们,懂了吗?

【巍面】一辆小破车

孕期,口/交,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小破车。

上一辆的车的后续,看前文点头像。

链接走评论。